簡介

大學修讀心理學,執業臨床催眠治療師(美國催眠治療協會ABH、英國催眠標準協會GHSC),催眠治療導師及夢境分析師(亞洲催眠治療及輔導協會HCAA)。 2016年開始推廣心靈健康行業,致力研究催眠、夢境分析、靜觀、情緒管理…等等,為大眾提供專業支援與服務,亦透過課堂分享助人的經驗,提高大眾對心理健康的意識。在多個公眾媒體中,為大眾解析夢對受者的影響,協助掌握快速解夢的關鍵。

專業資格

心理學士

 

美國催眠治療協會(ABH)認可催眠治療師

 

英國催眠標準協會(GHSC)認可催眠治療師

 

亞洲催眠治療及輔導協會(HCAA)認可催眠治療師及發證導師

 

香港催眠輔導中心(Hcchk )認可催眠治療師及夢境分析師

我的小故事

讀小學的時候,我接觸到一本關於用心理分析破案的偵探小說,從此我迷上了心理學,認為用心理學幫助別人,是一件很有型的事,並且希望日後可以從事心理學相關的工作。

但事與願違,當時成績還過得去的我,因搬家和宗教的關係,升上一間剛建校幾年的band 5中學(當時還有band5,而且還是無限向下band),逐漸無心向學,會考最終只有2分。 

隨後,我開始半工讀,浮浮沉沉地過活,一邊讀音樂學校,一邊上班。我做過不少工作,工作地點包括M記、Starbucks、玩具反斗城、速遞、賣皮鞋、賣玩具槍等等。大家看到這裡,可能會有疑問,那和我當催眠治療師有什麼關係呢?

 

沒錯,就是一點關係都沒有,畢竟當時連我喜歡的心理學也很久沒有接觸。那些年的日子,我可能和大多數年青人一樣,陷入了迷茫的旋渦,甚至不清楚生存的意義。

有一年,我在感情路上受到莫大的打擊,那一年我沒有工作、沒有再讀書,只是留在家中當宅男,雖然還可以跟別人保持社交,還可以在別人面前假裝開心,皮笑肉不笑,但是內在的情緒走入崩潰的邊緣,每一刻的無力感非常重。用現在的學名來說,就是“微笑型抑鬱”。

 

每晚我也很想走出這個狀態,但是不知道應該如何改變,唯一可以做的是時間治療。 

家人介紹我一份工作,我用盡全身的力氣,鼓起勇氣決定去面試,普通人可能會覺得很簡單,但是對當時的我來說,每一步是心驚膽顫,第一天上班時,我身體依然不斷發抖。在首個星期內,甚至經常被罵不說話,我的職位卻是售貨員。之後漸漸適應,可是內心上仍然害怕接觸陌生人(現在也是)。

 

直至有一天,我從收音機聽到有關催眠治療的內容,原來催眠能夠透過輔導治療人的情緒,是心理治療的技術之一。我開始醒悟,「我想幫助別人」、「我想學心理治療」 、「我很喜歡心理學」的想法非常強烈地湧現,然後戰戰競競地嘗試聯絡分享催眠治療的嘉賓,他就是我的師父和老闆,香港催眠輔導中心的創辦人-林雲峯。

 

現在,我是一位催眠治療師,同時繼續學習夢境分析,進修心理學,我需要學習的東西仍然有不少,幫助別人的工作,永遠沒有最正確的方法,只有合不合適。 

因為我曾經經歷過,眼前一片黑暗,看不到前路,每天非常無助的心情,我想這可能是我最後決定當上催眠治療師,幫助別人一起尋找人生出路的原因。

身為催眠治療師,最開心滿足的,莫過於可以看到眉頭深鎖的人走進治療室,然後帶著一絲笑容離開,幫助別人本來是一件很有型的事。

Follow me

Tel/Wts

6594 4491   

  • Facebook社交圖標
  • Instagram
  • YouTube
  • Twitter

新蒲崗大有街1號勤達中心5樓506室

160486509_1801190880039111_3900009475746